今日特推: 在奉节,有这样一群“溜索法官”
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安全分析 > » 正文

在奉节,有这样一群“溜索法官”

浏览:

  【人物】

  端午节前夕,大雨下个不停。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第三人民法庭庭长程政清、书记员王威和法警严辉,在崎岖的山路中驱车近两个小时,再步行一段泥泞的山路,去兴隆镇龙门村七旬老人解诗万的家中化解纠纷。

  这一次,他们解决的纠纷其实很简单,被告因年老且家人生病住院,无力偿还其向原告借的钱,原告便诉至法院请求被告偿还欠款。

  几张桌子,盖上桌布,摆好“审判员”“书记员”“原告”“被告”等标牌,挂起国徽和“巡回审判”的横幅,一个“巡回法庭”就形成了。

在奉节,有这样一群“溜索法官”

  重庆市奉节县人民法院第三人民法庭的法官坐溜索过河,到村民家中化解纠纷。陈小康摄/光明图片

  “被告是年过七旬的老人,家庭贫困,没有其他经济来源,原告多谅解。”在程政清的劝说下,双方都同意调解。开庭仅几分钟,这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便以原告撤诉结束。

  化解一个普通的纠纷,他们不仅要翻山越岭,有时还要坐溜索过河,来回就是大半天??这是奉节法院第三法庭五名青年干警的工作常态。

  庭长程政清,法官舒涛、李明航,书记员王威,法警严辉,人称“溜索法官”的这一群年轻人,平均年龄不到30岁,其中4人为法律专业本科毕业生,他们常年坚守在平均海拔1300多米、全年霜冻期长达4个多月的高山里,用他们身上传递出的朝气和向上的力量,赢得了老百姓的广泛赞誉。

  “这里会让你的内心宁静充实”

  如今35岁的程政清,在近10年时间里,从海拔200余米的沟壑到2100多米的山巅,他的足迹踏遍5个乡镇40多个村的200多个村民小组。

  走在村里,不时会有乡亲打招呼,有的还是法庭上输掉官司的当事人。

  “这些乡亲都很纯朴,好像对我也没什么怨言,还聊得挺高兴。”程政清说,“我很多精力都用在化解群众纠纷上,很少有时间回家看望家人,但我不后悔,在这偏僻小镇里,我追求着自我内心的一种安宁。”

在奉节,有这样一群“溜索法官”

  奉节法院第三法庭巡回开庭审理一起离婚案件。光明日报记者 李宏摄/光明图片

  “90后”书记员王威在法庭里年纪最小,也最活泼。初到法庭时,王威身兼书记员、内勤与印章管理员三重职责,经常加班到凌晨,整整一个月都没回过家,让他感觉很苦闷。

  但慢慢地,这个团队的氛围感染了他。“大家在一起吃住,一起工作生活,就像回到了大学,尽管别人无法理解,但我觉得每天都很快乐,也很满足。”他说。

  “跑哥”李明航,来自陕西,说话腼腆,但办起事来雷厉风行。

  “刚到山里来时,和当事人沟通挨了不少骂。”因为不会当地方言,他连解释的机会都很少,只能发短信进行沟通。“只有学好当地话,才能更好地和他们交流。现在,我一听到当地话就觉得亲切。”

  不知疲倦的舒涛,大雨刚停,就立马去兴隆镇三桥村村民李高奎家里回访,告诉她申请执行新一年孩子抚养费的问题。“你有什么困难随时到法院来找我。”临走时,舒涛反复给李高奎说。

  舒涛常常是傍晚才回到法庭,但他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烦。“因为在这纯粹的环境里,工作久了,内心会越来越单纯,越来越理想化。”

  “用法律天平维护群众的利益”

  位于三峡库区的奉节县幅员广、山区多,村民居住地分散,百姓法律意识淡薄,发生纠纷找不到合适的解决途径,往往造成更大的损失。

  “既然老百姓法治观念不强,我们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经过一番讨论,第三法庭的几个年轻人很快取得共识,开展喜闻乐见的普法宣传活动,增强群众的法治意识,大家还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威威说法”。

  “威威说法”活动开展以来,法庭设计出卡通形象、普法宣传系列漫画,开展了小学生“模拟法庭”等宣传活动,制作播出了法律每月谈节目,受到了普遍好评。

  “诉讼难”也是困扰着山区居民的一大难题。由此,奉节法院提出了“缩短距离、降低门槛、消除隔阂”的工作要求,坚持“当事人家中下访、立案信访窗口接访、乡镇社区走访、案件裁判回访”工作方法,消除当事人因诉讼而产生的陌生、畏惧、怀疑等心理隔阂,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司法的亲和力和公信力。

  如今,“有难找法官、遇事到法庭”的意识已深入当地老百姓的心中。近几年来,法庭辖区内的信访量明显下降,法庭共处置化解各类矛盾纠纷3000多件,三名审判员人年均结案近180件,案件调撤率70%以上,服判息诉率高达98%。

  “提高老百姓的法治意识或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关键是要动脑筋,用他们肯接受、易接受的方式去讲明一些法律知识和道理。一个人明白了往往会带动一批人,只要坚持不懈地说下去、做下去,终究大家都会明白。”王威在日志中写道。(光明日报记者?李宏?张国圣)

  【社会周刊?法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