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与前面的车辆相撞
admin
2019-07-10 13:26

  一名酒驾司机在阿德莱德Prospect地区被抓获,其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为0.315,超过酒精含量上限的6倍!

  昨天(7月8日)上午,一名司机在阿德莱德Prospect地区被警方拦下,其体内酒精含量超过了限定量的6倍,这激怒了警方。

  警方表示,这名司机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在血液酒精含量超过规定含量上限6倍的情况下开车,这让其他道路使用者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具体事件发生在周一上午8点35分左右,警方在Regency Road拦下了一辆红色的现代(Hyundai)轿车。

  警方将指控这名司机,一名45岁、家住Prospect地区的男子,血液酒精浓度为0.315,是0.05酒后驾车上限的6倍多。

  警方发言人表示:“警方对这名男子在早高峰时段驾车超过法定上限6倍的决定感到震惊,这不仅让他自己,也让所有道路使用者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无独有偶,近日南澳一名德高望重的地方法官也因在血液酒精含量超标一倍情况下驾驶被吊销驾照。他就是Simon Milazzo法官,不仅因酒后驾车被罚1000澳元罚金,且他已被吊销驾照7个月 。

  Milazzo法官在地区法院听证会上被罚款1000澳元,比最低罚款标准多100澳元,并被取消了驾驶资格,直至11月份。

  事件发生于4月19日晚10点16分,警方在Glenelg North的Anzac Hwy高速公路上拦下了他,当时他的血液酒精浓度为0.099(法定上限0.05)。

  Milazzo法官是在地区法院宣判的。在宣判时,法官Geraldine Davison表示,她会对Milazzo在第一时间认罪这一点予以考虑。

  Davison 法官表示:“我承认你是个好人,没有前科,但有收到过一些交通补偿通知,抛开这些,你在这个州一直是个好司机,是个品行端正的人。”

  她还警告称:“我必须警告你,在你被取消驾驶资格期间开车是一种严重违法行为,可能会被判处监禁。”

  直到2019年11月19日,Milazzo法官的驾驶资格才会恢复,他还被要求支付270澳元的诉讼费以及160澳元的其它费用。

  首席治安法官Mary-Louise Hribal的发言人说:“Milazzo法官多年来一直担任治安法庭民事部门的法官。

  2014年1月,最高法院法官Anne Bampton被取消驾驶资格8个月,并被罚款1300澳元,原因是2013年11月30日她在驾驶时撞上了一名女自行车手,而她驾驶时血液酒精含量为0.121(法定上限0.05)。这位在该撞人事件发生时,已被任命为最高法院法官,但仍在地方法院法官岗位上任职的Bampton法官向法院道了歉。

  更久远的2002年5月,地方法院法官Neal Hume在法院被宣判,因其在2002年1月被发现以每小时16公里的速度超速行驶,且血液酒精含量为0.15(法定上限0.05)。Hume曾任职法官17年,有40年完美的驾龄。他被罚款1000澳元,并被取消驾驶资格15个月。

  除了酒驾问题外,皇家机动车协会及南澳警方还敦促司机须与前面车辆保持安全距离,谨防追尾导致撞击和投诉,以及很可能面临的411澳元罚单!

  皇家机动车协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近3200名司机被发现追尾,罚款总额超过50万澳元。

  该统计数据还显示,越来越多的趋势是,警察对那些开车离前面车辆太近的驾车者开出更多罚单,而发出的警告却越来越少。

  皇家机动车协会敦促人们驾车离前方车辆远一点,称这种紧跟前面车辆行驶的危险行为不仅威胁安全,还会导致臀部受到双重打击。

  南澳警方公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3年中,每年因追尾而被抓获的人数约为3200人,平均每周约61人。

  去年(2018年),3199名司机被发现追尾,其中1323人被罚款共51.6万澳元,1876人被予以警告。

  2017年,共有3205人因此被抓,1242人被罚款共47.642万澳元,剩下1963人收到了警告。

  2016年共有3241起追尾案件。警方开出了1216张罚单,罚款总额达45.9460万澳元,发出了2025次警告。

  负责交通支持部门的南澳警察局警司Bob Gray敦促司机与他人及其它车辆保持安全距离,称追尾是一种导致撞击及投诉的行为。

  他说:“澳道路规则规定,司机须跟在前面行驶的车辆保持足够的距离,以便在必要时能够安全停车,避免与前面的车辆相撞。”

  Gray警司表示,警察拥有正式警告司机的自由裁量权,在适当的时候,此类行动(多罚款,少警告)“可能是改变司机行为有效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