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工作差不多350年
admin
2019-10-09 15:08

  在许多人心中,老师就算不清贫,也绝不算是有“钱”途的职业。但这些,在香港都不成立。

  2015年,有香港补习机构为邀请当时年仅28岁的“补习天王”林溢欣加盟,特别设定一份合同。有人测算,以林溢欣的生源量,该合同每年能为他带来8500万港元收入,约合7700多万人民币。

  年收入8500万港元是什么概念?2018年,港府首脑年薪也不过500万,全港所有雇员工资中位数是每月17500港元。也就是说一个香港普通人,要工作差不多350年,才能顶得上林溢欣一年在补习班的收入。

  出乎意料又符合情理的是,林溢欣拒绝了这个合同。如果没有林溢欣补充回复“多5千万、8千万,于我无异”,外界还会将这种回绝大部分归因于一名语文教师的风骨。

  事实上,香港做出名气的补习老师大都不缺钱,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补习老师的广告,衣着光鲜。讲出名气来的老师基本一课难求,电话约到三年后。

  据香港当地新闻媒体曾报道,一些家教年收入可达1000多万港币,约合130万美元。

  补习老师的高薪水,当然来自学生家长的口袋。许多香港家庭月均单科补习开销就在2000港元上下。据估计,香港学生一年交的补习费就超过20亿港元。要知道,全港未成年人也就120万左右。

  香港很多补习天王都拥有其自己的音乐录影带、Facebook粉丝网页以及文件袋和便利贴这类衍生产品。

  甚至有牛津大学毕业的法学毕业生,放弃做律师,而转行当补习老师,只因为,补习老师赚钱更快、更多。

  在香港,各式各样的补习机构加起来有近千家,课余时间,学生们背着书包在大街小巷里的补习班穿梭。1996年,香港有补习经历的学生还只有34.1%,十几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72.5%。

  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补习班主要以补习基础知识为主,只有差生才会上补习班。

  然而进入90年代后,大型补习社的出现使整个补习业越来越企业化,贴题班、精读班把很多名校学生也吸引进来。

  如今,提起类似“遵理学校”、“现代教育”、“英皇教育”这样的大型补习社,香港已无人不知。

  据香港大学教育学院估计,香港有超过五成的小学生接受补习,超过七成的高中生报读补习班,很多学生每月的补习费动辄就是几千元。

  虽说香港有好几所全球顶尖高校,香港考生考港大比内陆考生考清华要容易的多。但香港社会公认的8所公立高校,每年招生人数固定为1.2万人,外加部分公开大学,一年全港招录的本科生也就1.6万人左右。香港每年参与相当于内地“高考考试”的人数约为6万,也就是说,录取率也就百分之二三十。而据教育主管部门数据,2018年内地本科录取率为43.3%。

  能不能上名牌大学,大概率取决于上的是不是名牌高中,而要上名牌高中,得有名牌初中打底,一层一层往下推,想要孩子考上好大学,家长们得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发力。甚至更早一点,由于一些名牌幼儿园只招1月份出生的孩子,父母们连怀孕都得精打细算。

  在香港的公立中小学,放学放假向西方模式看齐。高中阶段,下午4点就放学,这直接导致在校学习时间压缩,想要考出好成绩,就要上补习班。不去补习班,怎么能在大学激烈入学竞争中胜出?

  相对而言,内地学生更加依赖成绩实现向上流动,对课外辅导的需求远超香港。“开小灶”式的课外辅导,应和着“怕输在起跑线”的社会心理,犹如“病毒传播”一般,在北上广深迅速遍地开花。

  尽管内地课外辅导班的教师收入比公立学校教师高,但是绝对不会到大香港“补习天王”的那种程度。而且课外辅导班招生情况不好的时候,教师工资不能稳定,往往差距悬殊。

  而内地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更拉大了收入差距。内地除了在机构里进行课外辅导,还有网络课程。

  2016年,课外辅导教师“一小时收入18842元超网红”火遍网络,引发争议。根据网上所列课程清单,共有2617名学生购买了一节单价9元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据教师所在平台介绍,扣除20%的平台分成后,一名名叫王羽的在线元,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但是,据实际采访新闻媒体报道,王羽当场表示“网上公布的时薪其实低了,现在最高时薪为25000元,月收入二十多万元”。

  中国教育学会在首届“辅导机构老师专业规范的探索与实践研讨会”上发布的《中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课外辅导的学生达1.37亿。算下来每位课外辅导班的学生人均花了约6000元,而参与辅导机构的教师有700-850万人。

  而这些钱投到了教育机构真的让孩子成绩快速提升了吗?并非如此,调查显示,真正起到作用的不到一半,昂贵的学费打了水漂家长也愿意。

  大部分孩子去培训机构无非是家长买个心理平衡:至少送你培训类,不要到时考不上好高中和大学落个埋怨。

  同济大学教授蔡建国一直关注并反对过度补课现象:“整个教育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家长辛辛苦苦赚来的钱,都送给了培训机构。”而这一切的症结,又回到老生常谈的问题:中考、高考指挥棒,催生着补课热潮。

  庞大的中小学课外辅导教育市场为一些民间课外辅导机构带来重大发展机遇。报告显示,这个市场的前三甲教学机构:好未来、新东方和学大教育,年营收皆超过20亿元,教学点覆盖全国多个省份。尽管如此,前三甲的市场占有率仍只有1%-2%,市场仍然仅仅处于起步阶段,远未成熟。

  出国留学的标准化考试,是中国补习机构做得最成功的项目——无数媒体的轰炸,各种高分同学的经验介绍,连已经在海外读中学的学子们,每到假期都要回国参加补习班,集训托福、SAT、ACT、SSAT等等。

  真的是给家长一种感觉:不上补习班,孩子肯定拿不到高分;所有的学生只要上了补习班,就可以提高成绩上百分。

  与香港、韩国相同,“明星教师”也是内地培训机构招揽生源的招牌。内地的家长和学生挺追捧明星教师,他们愿意为这样的老师买单。

  现如今,无论香港还是内地,补习已经成了一种习惯,这是一场“军备竞赛”。别无退路。

  中国香港MBA留学入境计划中国香港企业家入境计划中国香港专才入境计划您的电话

  一次收费享受7年免费续签服务,提供29项安家服务,涵盖:子女入学,房产及医疗保险。